丝瓜世界污

青鸾一族属于凤凰一族的旁支,而凤凰后裔要想成为真正的凤凰,都需要经历一次次的浴火重生。

每一个青鸾后裔生下来都不是真正的青鸾,必须要完觉醒体内的血脉,才能够称得上真正的青鸾。

而每一只青鸾,都是傲视环宇的绝顶强者。

成为真正的青鸾,是每一个青鸾后裔的梦想,小青鸟自然也不例外。

小青鸟看了一眼天空中点亮的九颗星斗,顿时猜测自己这次能够如此顺利晋阶的原因,估计和这些星光有关,毕竟自己这次的血脉觉醒也是因为受了这些星光的刺激。

想到这里,小青鸟顿时对楚剑秋不由又生起几分感激之意。

其实跟随楚剑秋,好像也并不是一件坏事,楚剑秋除了在自己神魂中种下禁制之外,平时也并没有要求自己做什么过分的事情,而且他对待自己好像也蛮好的,至少比对那可恶的青衣小童好。

毕竟每次那可恶的青衣小童欺负自己的时候,楚剑秋都会为自己出头。

奇了怪了,怎么这次楚剑秋这么多天过去了,还没有进入混沌至尊塔中,以前楚剑秋不是每天都要进来修炼的么!

小青鸟自然不知道混沌至尊塔第二层天地的时间流速是外面的十倍,虽然它在这里已经过去了三天时间,但是外面此时只不过刚过去几个时辰而已。

小青鸟偷偷打量了四周一眼,瞧见四周没人,身形顿时一晃,一阵光芒闪过,庞大的青鸟身躯忽然化作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

这小姑娘虽然脸上稚气未脱,但是长得粉妆玉琢,洁白的肌肤犹如无瑕的白玉般晶莹,漂亮到极点的眉眼犹如世间最为美好的艺术品一般,难以用言语来形容其惊艳。

自然清新女孩骑单车田野风光户外写真

尤带稚气的小脸已然显露出倾国倾城的绝色之姿,论起姿容之美,小姑娘的姿色丝毫不在李湘君之下。

当时在风元学宫入门考核第二关的秘境中,小青鸟对李湘君等人说她是青鸾一族的第一美人,这话还真不是她吹牛,而的确就是事实。

小青鸟在青鸾一族的地位极其尊崇,只不过她由于忍受不了青鸾一族中的枯燥,偷偷通过青鸾一族的一个秘境通道偷跑了出来。

只是她在通过那个秘境通道的时候出了意外,被卷入到一处空间乱流之中,这才会出现在松泉秘境中。

由于她的年纪尚幼,以前又没有怎么出外历练过,不知道天高地厚,所以当时才会为了争夺五行灵液,和那头梼杌进行一场大战。

如果她的历练经验稍微足一点,就不会在强敌环伺的情况下,和一头与自己的实力相差无几的梼杌大战一场。

当时如果不是遇到楚剑秋的话,以她当初的伤势,最终的下场最大的可能就是葬身在其他凶兽的腹中。

所以说小青鸟当时遇到楚剑秋,其实是她的莫大幸运。

对于混沌至尊塔第二层天地中所发生的一切,楚剑秋此时浑然不知,他此时副身心都在如何坑西院的钱上。

楚剑秋来到外门演武场的时候,发现每个擂台旁边都有西院弟子专门盯着,楚剑秋见到这一幕,顿时摸了摸下巴,打算暂时按兵不动,想看看西院究竟想干什么。

通过一番观察,楚剑秋发现那些在一旁专门盯梢的西院弟子是在专门盯着那些下注特别大的人。

只要下注超过两万七品灵石,立刻就会有西院弟子上前核查身份。

楚剑秋见到这一幕,顿时不由有些头疼起来,看来庆彬也不是蠢蛋,经过前两天亏钱后,他也发觉了事情的不对劲,想通过这个方法来查探究竟是什么人在捣乱。

而且这些盯梢的弟子也在盯着每次上台打擂之人,看看有没有出现和前两天打擂胜利的人使用的相同招数。

楚剑秋哼了一声,想通过这种方法就阻挡大爷的发财之路,你也未免太过小看你楚大爷了。

庆彬这个方法只不过让他的赚钱速度慢一点而已,但是想完挡住他的赚钱之路,简直是痴心妄想。

既然你查押注超过两万灵石的人,那我就押一万好了,顶多只不过是打多几场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于是楚剑秋开始每次押注一万,每打赢一场立刻就撤,换一个容貌再上,而且楚剑秋每次在擂台上所使用的武学完不一样,每一场换一门武学,都不带重样的。

楚剑秋从荒达大陆世界碎片中带出来的武学典籍数不胜数,以他的武学天资,挑一些不是那么难练的,随时都是一学就会,而且现炒现卖。

对付这些实力远比他低得多的武者,楚剑秋也根本不用把那些武学完学会,只要摆个花架子就行了。

但即使他只是摆出一些花架子,那些守擂者基本都像被打狗一样被他给打下擂台。

那些在每一个擂台上盯梢的西院弟子顿时就迷了,玛德,今天怎么突然间冒出这么多的高手出来。

本来这些弟子也有怀疑是不是有人易容之后重新再来打过,但是从这些人所使用的武学招数来看,根本不可能是同一个人啊。

即使一个人武学天赋再厉害,也不可能掌握如此众多的不同武学吧。

这些弟子基本上把这些人是同一个人的可能性完排除在外了。

本来他们还想追踪调查一下这些胜利的打擂者,但是这么多人怎么查,他们总不能把所有的胜利者都要追查一遍吧,那样的动静也未免太大了些,总会引起别人的察觉的。

万一他们的这些调查引起公愤,胜利一个就调查一个,这不是想秋后算账的节奏吗,这样一来谁还敢来他们西院坐庄打擂,那他们西院以后就别想坐庄擂台战了。

一天下来,这些西院的盯梢弟子把事情汇报给庆彬的时候,庆彬顿时被气得浑身发抖,但是他却偏偏又想不出解决的办法来。

的确,这么多人打擂打胜了,总不能每一个都调查一番,这明眼人都能够看出西院想干什么。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