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VIp的看黄软件

苏业这才继续道:“欧几里德的想法非常宏大,宏大到难以置信的程度。但是,哪怕我不相信他,我也希望人类更好,我也希望人类能诞生这种强大的理论、万世的根基。所以,我就留心了这件事。”

“在离开雅典的那段时期,我经常思索,经常看一些大师们的文章。我隐隐发现,从泰勒斯确定了命题和证明后,无论是毕达哥拉斯还是巴门尼德,实际上都走向欧几里德所说的方向走。只不过,这个方向的道路太长,他们只走了一部分。但是,就是这一部分,让我有了希望,觉得欧几里德的理论有可能成功。”

“是梦想!”一个人笑着插话,引来善意的笑容。

苏业也笑了笑,继续道:“后来,在和亚里士多德讨论逻辑的过程中,我突然有点意识到,从证明的开始到结果之间,如果能有一种强大的方法,让证明相对正确,那么,不就能解决公理化的根本问题吗?”

“但是,直到那时候,我也只是隐约感到亚里士多德讲的有道理。直到看了欧多克斯的这篇文章,我猛然发现,在泰勒斯、毕达哥拉斯和巴门尼德的基础上,欧多克斯迈出了一大步!欧多克斯的这篇文章,组成了公理化拼图关键的一部分,让我发现了公理化的雏形!”

“等等,你给我的方法命名了?”欧几里德一看苏业眼神不对,突然话锋一转道,“好,就叫公理化了!”

“随后的事情,你们也知道了,我相信,亚里士多德的理论,也是关键的拼图之一。而最后,我认定,只有相信能完成这个理论的欧几里德,才能通过几何的方式,完成最后一块拼图,让这个理论……不,是梦想,让梦想,成为现实,成为万世不易、千载永恒的真理!”

议事大厅的人听着苏业慷慨激昂的演讲,各怀心思。

但是,过半的人轻轻点头。

“我可能不相信这个什么公理化,但是,我相信你的热情,也相信欧几里德的梦想!”

“对,我不相信,但是,我希望能诞生出公理化。”

“欧几里德,你可要努力了!别到时候你没研究出公理化,让别人提前研究出来了。”

你笑起来好美

欧几里德愣了一下,急匆匆向外跑,一边跑一边大喊道:“谁都别跟我抢,这个公理化我研究定了!我去找欧多克斯,然后找亚里士多德,我一定要超越他们两个!另外,苏业你一定是第一作者!”

议事厅里的人哭笑不得,这个欧几里德,哪有一点像未来的大师的样子。

他们看着欧几里德的背影,和看着亚里士多德的背影有些不一样。

他们羡慕亚里士多德,那是一个注定照耀万世的天才。

但欧几里德,却像个傻小子,甚至连记忆都那么差。

他好像只懂几何和魔法,平日里稀里糊涂的,也没有什么朋友,更没有多少财富,在魔法界之外也不出名。

但是,真希望他能和亚里士多德一样辉煌。

老师们转头看向苏业,目光里充满了慈祥。

这小子,居功不自傲,甚至主动分享方向和思想,一点不怕亚里士多德和欧几里德抢走,一心为了魔法界,单论这份心,就有了传奇的境界。

“我相信,你一定能晋升传奇!”格雷戈里站起来,拍拍苏业的肩膀,满脸服气。

说完,格雷戈里突然一扭头,斜视尼德恩,道:“你肯定不行!哈哈……”

格雷戈里大笑着离开,报了开始的一箭之仇。

尼德恩狠狠剜了格雷戈里一眼,施施然站起来。

“唉,我的学生什么都好,就是太爱出风头了。苏业,你以后低调点。”

“是。”苏业满脸无奈。

“走吧,各位明天见!”尼德恩慢慢向外走。

一众老师咬牙切齿看着尼德恩,恨不得一脚踢飞。

那些白银法师看着苏业渐渐远去的背影,充满了羡慕。

“帕洛丝姐姐,你眼光真好。”克莉梅拉充满羡慕地轻叹。

帕洛丝望着苏业的背影,一言不发,只是湛蓝的湖泊中,微波轻动。

离开议事厅前的草地,尼德恩问:“你提出的那个公理化和逻辑,到底有多重要?”

“非常重要,足以彻底改变世界与人类。”

苏业心想,在另一个世界,完全可以说,没有公理化和形式逻辑,就没有科学。没有公理化和形式逻辑,人类永远活在靠经验和感觉的黑暗时代,而有了公理化和形式逻辑,人类才真正脱离蒙昧,进入更高层次的世界。

“那么,为什么你不研究,却把这么好的机会交给亚里士多德和欧几里德。”尼德恩的语气微微有些严厉。

苏业诧异地看了一眼沉着脸的尼德恩,道:“首先,我的能力有限,而在这两个领域,欧几里德和亚里士多德,都比我走得远。我知道我有许多新奇的想法,我也有不被旧观念束缚的能力,但是,我的基础还是太差。这点,你不能否认吧?”

尼德恩无奈道:“唉,你起步太晚了,论基础,欧几里德和亚里士多德,都是你的千倍万倍。”

“其次,无论是公理化还是逻辑学,都是对人类和全世界有巨大价值和实际作用的重要理论,他们两个人跟欧多克斯合作,一定会比我更早创造出来,那么,这对人类更好,对吧?”

尼德恩点点头。

“再者,我是要研究几何、逻辑、数学,但我心里很清楚,我的根基是魔法。如果我什么都要研究到最深处,最后别说跟亚里士多德和欧几里德比,甚至可能比不上普通的传奇。我不能偏离自己的方向。”

“最关键的一点,他们俩就算研究出来,我也能学到手啊,同样能帮助我晋升传奇。让他们俩研究,能节省我很多时间!我将来能不能在你之前晋升传奇,就看这几年我能不能专注魔法。”苏业道。

“呵,终于暴露你的野心了!”尼德恩冷笑道。

“口误口误。”苏业道。

两个人没有继续说话,等接近门口,尼德恩道:“你目前的主要创设方向,是扩大攻击范围,对付普通士兵没问题,但是,对付有强大神力装备的黄金战士甚至圣域敌人,用处不大。既然你已经有了两个创设阵图,从现在开始,你应该把精力放在更能应对高阶敌人的力量上。比如强化创设,比如多元素之矛和多元素护甲。”

苏业突然灵机一动,道:“每多一种元素的多元素护甲,是不是算是一种新魔法?”

“那当然。”尼德恩道。

“那冰火护甲,和冰土护甲,算是两种魔法吗?”苏业问。

“确实算是两种护甲。不过,冰火护甲和火冰护甲,构成元素相同,顺序不同,魔法阵不一样,效果不一样,也使用不同的魔法树叶,但力量无法叠加,使用第二个后,会抵消前一个。”尼德恩道。

“那也就是说,如果可以无限魔法固化,多元素护甲能形成多重保护?”苏业问。

“理论上……是的。可惜魔法固化的成本太高,而且可能失败,没必要。”尼德恩道。

“嗯,既然这样就好。”苏业点点头。

“你小子不会又打什么歪主意吧?”尼德恩问。

“我想尽量掌握多元素之矛和多元素护甲,包裹全身的那种护甲。”苏业道。

“你的其他魔法创设根基很扎实,而且掌握创设魔法的速度很快,远超想象,可以把重心放在多元素组合上。不过,你现在应该开始收购强化魔材,对你的主要魔法进行强化创设。”

“目前我的主要魔法,还是仆从召唤。而且我的都是神迹仆从,太难寻找合适的魔材强化,关键是……魔法议会都没有强化神迹仆从的魔法阵图,没办法学习。”

“的确,你的神迹仆从有点太特殊。如果你想要强化它们,应该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直接使用纯粹的元素物质,或者完整的元素生命遗骸。比如地傲天是火系仆从,你想办法寻找圣域层次的火元素遗骸融入魔法阵图,或者找火之精钻,但是,你知道的,魔法创设失败的可能性很大。成本是个问题。”

“我也想过。火之精钻其实最好,但一枚少说十万金雄鹰,就我现在的魔法创设水平,大概几十次才能成功,给地傲天用的话,太浪费了。我还是继续巩固练习魔材强化,用乱七八糟的东西练手,等差不多了再用火之精钻。”苏业道。

“这样最好。不过,真要练习强化创设,可以从白银魔法火焰魔蛇开始练习。”

“老师,看来您对九头蛇军团流派还没死心。您只要给我半神九头蛇的血液,我马上练习。”

“说不定你以后就有了,你不是喜欢做事先找目标然后准备吗?我看你可以为此做准备。而且,拿火焰魔蛇练手,不仅有助于以后的九头蛇军团和所有火系魔法,还能帮你加强地傲天的强化创设,毕竟都是火系创设,一举两得。”尼德恩道。

“你说的还挺有道理。那我就同时先拿火焰魔蛇和召唤学徒仆从进行魔材创设练手。”

离开柏拉图学院,苏业坐在马车上返家。

明明已经深夜,可因为经历了第一次学院会议,大脑还非常兴奋,根本停不下来。

“老爷,有马车停在门口,看样子好像是法斯特将军的。”希尔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嗯。”苏业一听,隐约猜到法斯特将军的意图。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disabled